欢迎来到东莞atos抄数设计网官方网站!
打开客服菜单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森图抄数画图 > 抄数资讯 >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应用启示(一)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应用启示(一)
编辑 :

ATOS抄数扫描仪

时间 : 2019-03-14 19:16 浏览量 : 19

一、引言

正向设计能力是从用户需求出发确立顶层设计要求,自上而下地分解、细化复杂产品(系统)功能,确定产品功能结构、子系统和零部件解决方案,形成可批量生产、稳定运行的商业化产品并实现全生命周期支持的能力。正向设计与逆向工程是制造业产品开发的两类典型模式,但唯有前者才能引致真正的自主创新产品。传统的技术追赶研究将后发国家产业技术能力的形成过程简单划分为逆向工程和自主创新两个阶段(汪建成、毛蕴诗,2007)。逆向高铁应用但对中国高铁装备产业等装备制造部门的观察和分析显示,逆向高铁应用在这两个阶段之间存在着重大的能力断层,而这一断层突出表现为正向设计能力的缺失。对于正向设计能力形成过程的分析,有利于打开后发国家产业实现由逆向工程到自主创新跃迁的过程“黑箱”。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逆向应用启示,逆向工程设计技术

逆向高铁应用不少复杂产品(系统)是根据用户的个性化需求量身定做的,生产数量十分有限。逆向高铁应用尽管这些产品的设计生产企业通常只进行单件小批生产,但在技术和工程上具备大批量生产相同产品的能力。

 国外文献一般以“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与“正向工程”(forward engineering)相对,逆向高铁应用以“逆向设计”(reverse design)与“正向设计”(forward design)相对,但细究其内涵,两对词汇在多数情况下具有很强的互换性。尽管“逆向工程”和“正向工程”在中文文献中更为常见,逆向高铁应用但考虑到本研究的重点在于设计能力而非工程能力,为避免歧义,本文通篇使用“逆向工程”与“正向设计”的提法。


目前,中国装备制造部门普遍结束了单一的OEM阶段,逆向高铁应用但各部门的设计能力仍存在巨大差异。很多企业的自主设计活动停留在逆向工程阶段,出于对技术标准、产品质量和知识产权的考虑,不得不沿用仿制对象的供应商。在国产化率和全球份额增加的表象下,是缺少自主性的普遍事实。例如,除了移动智能终端SoC芯片、智能电视芯片等少数领域内的明星企业之外,中国大多数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不具备架构设计能力,只能通过“抄板”亦步亦趋地再现国外设计,逆向高铁应用向特定供应商采购标准单元生产后低价竞售,产品严重同质化,产品升级换代主要跟随国外先进企业,难以在产品性能上超越仿制对象(魏少军,2016)。ADI等国外企业却可采用特殊的封装技巧或增加冗余电路的手法加大逆向工程的难度与成本,在既有产品设计被其他厂商高效复现之前即推出下一代产品,充分享受自主创新收益。逆向高铁应用与此相比,中国高铁装备、水轮机组等少数部门则已培育出正向设计能力,可设计生产满足最新异质性需求、性能达到甚至超过国际先进水平的自主知识产权产品。逆向高铁应用究竟是哪些因素促使这些部门率先冲破逆向工程窠臼、发展出正向设计能力?逆向高铁应用相关因素如何影响正向设计能力发展?这些问题对理解中国装备制造业技术追赶绩效差异、加快技术学习和技术追赶具有重要意义。


与回答上述问题的迫切需要形成鲜明对比的,逆向高铁应用是当前有关后发国家复杂装备制造业技术追赶研究的相对缺失。

第一,现有研究关注了技术追赶过程中的技术学习,但侧重于回答后发国家应当学习“什么”或学到了“什么”,逆向高铁应用很少关注具体的学习实践“如何”进行,以及不同实践对建立和维持技术能力的意义。

第二,现有研究致力于寻找普适规律,较少对理论进行情境化修正或整合。受“华盛顿共识”、“逆向高铁应用东亚秩序”和“北京共识”的影响,后发国家技术追赶的政策和模式逐渐趋同,但技术能力差距却不断扩大(Cimoli等,2009)。这表明,去背景化的研究结论与成功的技术追赶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新技术经济范式下的技术追赶需要更加情境化的研究。第三,现有研究较少关注复杂装备制造业,前述问题在这些部门的研究中尤为突出。目前,有关技术追赶的关键研究发现多数基于对电子、逆向高铁应用通信、家电、汽车等产业的考察。仅有的少数以复杂装备制造业为背景的研究停留于对技术追赶模式的概括描述和对技术追赶路径的阶段划分,缺少对技术学习实践和技术能力形成细节的刻画,也很少进行情境化分析。


本文以中国高铁装备产业这一典型的复杂装备制造部门为研究对象,逆向高铁应用探讨正向设计能力的形成过程,以期为推动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技术追赶和自主创新提供参考。

逆向工程工具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

(1)在既有理论研究的基础上,整合构建了“战略导向—资源配置—活动系统—学习机制”逆向高铁应用的后发国家技术追赶分析框架;

(2)运用新构建的分析框架分析技术追赶过程中技术学习的资源基础、逆向高铁应用活动系统和运行机制,弥补了当前技术追赶研究对技术学习实践关注不足的缺陷;

(3)全面收集了中国高铁装备产业的一手数据,逆向高铁应用将复杂装备制造业纳入技术追赶研究的图景之中,扩展了后发国家技术追赶研究的实证背景。

注:本文转载自网络,未完待续。。。

atos抄数热门推荐: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