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莞atos抄数设计网官方网站!
打开客服菜单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森图抄数画图 > 抄数资讯 >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应用启示(二)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应用启示(二)
编辑 :

ATOS抄数扫描仪

时间 : 2019-03-14 19:38 浏览量 : 14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应用启示(二)

回顾与分析框架

发展正向设计能力是后发国家在深度嵌入全球产业链的开放环境中进行技术追赶的重要目标。正向设计 能力与逆向工程能力同属产品设计能力(Razavi & Jamali,2010),都是技术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 从同一产品的开发设计来看,逆向工程是以仿制对象为起点,旨在破解特定仿制对象的技术规范或技术 数据包,使自身产品尽可能接近仿制对象。正向设计则是以用户需求起点,旨在首先完整理解产品工作 逻辑以及产品设计与产品性能之间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开发适用于不同需求的产品系列。因此,逆向工 程有明确的仿制对象和知识搜寻范围,而正向设计的知识搜寻范围与应用方式均不确定,对设计能力提 出了更高要求。具备正向设计能力的企业能够适时调整产品性能、完善产品谱系,满足异质性用户需求 ,掌握产品线扩展和供应商选择的主动权,使国际供应链资源由“不得不用”向“为我所用”再向“用 舍在我”转变。因此,通过发展正向设计能力,后发国家企业能够彻底摆脱“受制于人”的普遍问题。


与上述研究相比,技术学习主题下的技术追赶研究在深度和系统性上都有所欠缺,停留于对知识来源、 学习模式、学习内容的分类,缺少对技术学习实践及其作用机制的刻画与分析。

(1)就知识来源而言, 现有研究对源于国外技术引进和源于国内自主研发的知识与技术能力提升的不同关系多有探讨。部分研 究强调技术引进对技术追赶早期阶段学习的重要性(Baskaran,2001;Zhang & Barbara,2001;张米尔 、田丹,2008),部分研究强调自主产品平台对技术能力提升的重要性(路风、封凯栋,2004;徐雨森 等,2008;路风、蔡莹莹,2010),部分研究则强调不同来源知识的协调利用和并行学习(Cho & Lee, 2003;Lee等,2011)。然而,这些研究都只关注对不同来源知识的学习结果及其对技术能力提升的最终 影响,对不同来源知识的技术学习机制、特别是技术学习如何促进由技术引进到自主研发的转变语焉不 详。

(2)就学习模式而言,现有研究多借鉴技术追赶路径的研究成果,探讨特定追赶阶段的学习模式。 例如,陈劲(1994)认为在“技术吸收—技术改进—自主创新”的不同阶段存在着“干中学—用中学— 研究开发中学”的动态转变。魏江等(2016)发现,企业会根据技术不连续性和制度型市场机会的差异 ,分别选择并进式、内控式、外植式和采购式四种学习模式。然而,这些研究仅注重学习模式的类型化 ,并未讨论不同追赶阶段或条件下技术学习实践和模式转变的机制与结果。

(3)就学习内容而言,现有 研究致力于讨论特定产品技术特性和特定技术追赶阶段要求的关键技术能力。


例如,Kim及其合作者 (Kim & Lee,1987;Kim,1997)发现,产品创新对复杂产品(系统)的技术追赶最为重要,工艺创新 和产品开发对批量生产的消费品的技术追赶最为重要。吴先明、苏志文(2014)将技术引进后的内部融 合分为技术迁移和技术提升两个阶段,认为前一阶段的学习重点是技术资源和研发方向整合,后一阶段 的学习重点是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提升。然而,这些研究都没有深入阐述技术学习活动如何引致关键技 术能力。


总体来看,尽管现有的技术追赶研究从制度安排、机会窗口等视角为复杂装备制造部门的技术追赶提供 了具有一定解释力的概念,但既没有深入探讨真正引致正向设计能力跃迁的技术学习实践,也没有构造。


技术追赶是经济学与管理学研究的传统问题,东亚国家和地区更是近来的研究重点。相关研究主要围绕 技术追赶的制度安排、机会与可能性、路径与模式、技术学习这四个主题展开,在前三个主题下均发展 出了一些经典理论与模型。在制度安排的主题下,Johnson(1982)、Amsden(1989)、Wade(1990)等 学者提出并完善了“发展型国家”理论,认为政府干预市场是众多东亚国家和地区技术追赶的关键因素 。在机会与可能性的主题下,Perez & Soete(1988)提出了“机会窗口”概念,认为后发国家可以利用 新技术范式带来的“第二类机会窗口”实现技术追赶。不少学者运用并拓展了这一概念,提出商业周期 、制度型市场等其他可能的机会窗口(Mathews,2005;Guiennif & Ramani,2012;魏江等,2016)。 Borenztein(1998)和Blomstrom(1999)则提出了“发展门槛”观点,指出后发国家必须具有一定的技 术能力和基础设施,才能有效利用先进技术所有者的技术外溢。在此基础上,很多相关研究也进一步探 讨了产业的进入成本与进入时机(顾卫东,2008)。在路径与模式的主题下,Hobday(1995)的“OEM— ODM—OBM”模型和Kim(1980)的“引进—消化—提高”模型被广泛采用。一些研究特别关注后发国家跨 越特定阶段的可能性,提出了路径跟随、阶段跳跃、路径创造等不同的追赶模式(Lee & Lim,2001)。


逆向工程设计高铁上的应用

从逆向工程到正向设计:中国高铁的应用启示(一)


注:本文转自网络,未完待续...

atos抄数热门推荐: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39 Second.